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彩票在线咨询 >第二百九十八章 局势扭转

第二百九十八章 局势扭转

听见这个魔咒一般的声音,毛子直直的僵在了门口,跟一个冰块一样,被对方搬开。

这不是刚才连环破阵的那个人么?

他真是好脚力,这么快就……

想说出的话,也梗在了喉咙里,毛子看着这件屋子里的三个人,只觉自己同这些人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,他们的武功极高,心智博深,心机深沉难测……

今夜村子里的浩劫,真的是一场浩劫,非人力可阻拦的……

毛子的瞳孔睁大,全身发起抖来。

不过,这个灰黑衣人却并没有看毛子,他的目光慈悯深远的看向秦心颜与上官安奇,人却静静立在门口,声音里面透出微微笑意,轻轻道:“两位还真是高人,这般好的定力。”

“嗯~”一气将水喝干的上官安奇,觉得自己的声音应该会好上许多了,一笑抬眉,道:“你好本事,诶,我们见过,你叫落云帆。”

你这过目不忘的记性,还真是可怕,看来,今日无论如何,也是留你不得了,灰黑衣人笑道:“上官小王爷过奖了,在下汗颜,不过只想来送两位上天,不晓得二位前辈,可否成全在下呢?”

他并不走近,隔着门到床的距离,突然单手一递。

惊鸿一现,宛若是那漫天飞雪降临人间,寒光一闪。让人无法反应,让人惊骇不已的,不过刹那,就到了秦心颜的喉间!

他或者说他们所有人的目标,从来都不是上官安奇,而是秦心颜。

因为,只要秦心颜死了,少主就能无牵无挂的跟他们走了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一直挂心于这个女人,甚至派出这么多人去搜寻,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将秦心颜给带回去,可想而知,秦心颜的存在,将会徒增多少的麻烦。

而上官安奇却一直粘着秦心颜,让人下手的难度陡增,但是,现在却是个好机会。

只是,天不遂人愿。

在落云帆以为自己成功偷袭的时候,不远处,却突然响起来了一声长啸。

惊破月色,震慑雷电,惊起云层,自九天而下,扶摇直下,驾临于万物之上,如那擎天之柱,直直要戳心渗骨,将人腾翻。

扭转星河之舞,一声萧起,那是令人心惊神摇的绝世长啸。

也不知是怎样的隔空打物,竟然硬生生的将他偷袭秦心颜的铁镖,调转了个头。

灰黑衣人慌忙闪避,但还是被自己丢出去的镖给擦掉了半截衣袖,臂上带出一道血痕,不由大骇。

“谁?是谁?”

那人却并未回答他这个问题。

啸声里,似乎有人远远喝道:“杀人吗?我还没同意呢。”

啸声里,有人于近处静静道:“你最好住手吧,这不是你可以杀的人。”

只是,声音在后,动作在先!

窸窸窣窣的声在暗夜里,显得更加的突兀,更加的摄人心魄。

听起来似乎有十来个人齐齐逼近,但你仔细再闻,那脚步声,却是齐整如一人,风行云卷,依言布阵,隐约见得外头有什么光在紧急扑闪,飘摇不休,阵势初起,立时隐约风雷之声,隐约可以听见惨呼,秦心颜微微笑起来——

而上官安奇也已经反应过来,来者是谁了,只是,他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就已经练成这样,果然非常人,的确是个实打实的、变态!

雨声稍稍弱了些,此刻,风却猛了起来,一阵又一阵,敲打在这破屋的小破窗户的风声里,有人隔着窗,静静问道:“阁下生于显贵世家,无心练武却归于武学大宗门下,纵有极高天赋,心不静,终难成万博体育足球最近颇受足球迷欢迎,特别是一些边看球赛边参与竞彩的小伙伴们,这里第一时间为大家提供实时开奖信息!大业。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之上的急功近利,只会是自取灭亡。我奉劝你一句,今日你面前之人,你杀不得。”

灰黑衣男子见他一直不出来,而只是在耍嘴皮子,一下子戒备之心却又放下了,遂淡淡道:“哦?是吗?”

“杀之,是违天命之举,必遭天谴。”对方的语气淡漠、而意味坚定,令人只觉这话再无虚假,无需违背。

秦心颜却是笑了,他竟也有这般可爱的一面,话说,这么吊炸天的台词,按理说,也该由我秦心颜来讲才是,杀了本郡主,你会遭天谴,哈哈,如此霸气!

灰黑衣人却只微笑如常,作势眺向远方,轻问道:“敢问阁下何人?”

“你自然知道我是谁,”对方的声音比他更静更淡,淡若深冬时节天空里的月色,却又染了几分夏夜薄荷草的沁人心脾的味道:“所以我说出来的话,你自然知道,该不该听。”

“你不说你是谁,我为何要信你?”灰黑衣男子继续笑,俯仰之间气质清贵如圣,“你这多管闲事之人,何必要躲躲藏藏呢?你风雨之夜,跑出城,来到这个穷乡僻壤救人,说罢,你要救的人,是谁?”

“无论是谁,我说你杀不得就杀不得,”对方漠然道:“你若此刻收手,我可以饶你不死,否则你生死难保,终无葬身之地,你今日行此杀戮,本就有违天命,更是私下叛主之龌龊之举,无人容你,而且你现在多杀一人,不过也是在多造罪孽。而你不管动了他二人之中的谁,都将给你造成极大的麻烦,这是你承担不起的。”

他话音未落,远处有人已经不耐烦了,嘟囔道:“哎,跟他啰嗦什么,他就一个败类,是时候帮师伯清理门户了。”

“也是,我最近真的是善良许多。”

话音刚落,白光一闪,如流星曳过天际,滚滚光柱,惊天而掠,如碧落神山之下的那洪水般,一泻千里奔腾而来,又似飞凤夭骄于天,灿亮着华丽而炫目的剑光,一路飒然前冲,势不可挡之势,被那罡风纷纷卷起,左右倒跌开去,刹那间便披风激雨,奔至眼前。

来者似是有意展示威势,飞光掠电,来势惊人,人未到手一抬,一线银光如月色光耀,刹那间便到了灰黑衣人胸前,长笑道:“我知道你真要动手,以你的速度,谁也来不及。只是,现在我侥幸抢了先机,你手指不妨用力吧,但是只要你一旦分心于手底,我的剑立刻便可以刺穿了你,你要不要试一试?”

暴雨里,白衣人一个旋转,单足立于屋檐之上,身姿优雅潇洒,他身周起了淡淡光晕,生生将瓢泼大雨隔在光华之外,俯首睨笑的姿势,宛如一抹遥及千里照过来的溶溶月色,倾世美颜,轰然乍现,让人心动不已,让人移不开眼。

问世间还有几人有此风华气度?

洛迦岛长流门落十一。

灰黑衣人落云帆见到他的瞬间,整张脸都宛若失了生机,与死人无异。

“啪哒”一声,有人推开后窗,黑色油纸伞下,一个穿着紫衣的小孩子,探出头来,快步跳了进来,他的目光诡谲而清冷,身后水晶墙般的雨幕里,看起来秀丽清美,倾国倾城。

云般的轻,雪般的寒,容如仙渠之水,冰若冰晶之花。

人称纨绔雪娃的落云生。

两个人齐齐出现,面色气质却是不一样,一个神情冷漠的打着伞,另一个却是一脸坏笑,手指扣着飞弩的弩机,箭尖如森冷的黑暗之眼,直直逼向落云帆的咽喉处。

落云帆就算是反应速度再惊为天人,但还是硬生生挨了一击,一条臂膀便被卸了下来。

“呵,掌门师兄,你这弓弩可真好用,跟那砍人的大刀一样,都不需要怎么用力呢。”落云生笑了笑,道。

“喜欢的话,以后你就拿着玩吧。”落十一淡淡道。

秦心颜听了这话,忍不住偏头去看了一眼落十一,他还真是心大,这么可怕的武器,竟然就跟个玩具一样,扔给落云生玩,好像在说,就算天塌下来,都有师兄来给你扛一般,而他那一双斐丽的眼眸之中,尽是宠爱。

看的真是让人欣羡,天啊,这难道不是国欠哥系列的现实版……

见到秦心颜看落十一,上官安奇的鼻子冷哼了一声,落十一这个变态,除了会装叉,还会干嘛。

落云帆自知完蛋,却在此刻,突然轻声一笑,道:“看来,我的运气实在有点不太好啊……竟然碰上掌门师兄微服私访。”

秦心颜慢条斯理的站起来,理了理袖子,顺便弹了弹手上的灰,笑吟吟看着他,一柄长剑,搁在了他的脖颈之间,轻轻道:“你的人,应该已经死光了吧,你若是再不收了你杀人的念头,你应当现在就要去地狱与他们团聚了吧。落云帆,洛迦岛八袋长老落清逸的关门弟子,洛迦岛轻功最好、速度最快的人,就要死在这穷乡僻壤了,还真是可惜。你是个聪明人,你自己想,是杀了我重要?还是你自己的命重要呢?”

“我真的很想杀你,”落云帆一双猩红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秦心颜,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的开口道:“不过,想你死的,绝对不止我一个,秦心颜,你以为,你逃得过去吗……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他竟然一跃而起,反身就向着上官安奇而去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